大家都以为老派教练讨厌三分球,其实他们厌恶的是后辈教练夺走话

634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29

大家都以为老派教练讨厌三分球,其实他们厌恶的是后辈教练夺走话1、过去三个赛季,马刺每年例行赛都投中650个以上的三分球,但是,Popovich说,他讨厌三分球。「我永远也不会接纳它。它玷汙了篮球。我不认为这是篮球,那是杂耍。但在一定程度上,你最好是接纳它,否则就会输球。而且每次我们赢下一个总冠军,三分总是佔了很大的因素。因为它实在是太强大了,你最好是能投。」这话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学霸考上了台大,但却说他痛恨应试教育。「我不认为那是教育,但在一定程度上,你最好接纳他。」又好像是,一个酒店应召女郎在讨伐色情业:「我讨厌卖身,但钱实在太好赚了,你最好接纳它。」

这不是第一次有老派教练跳出来反对三分球。上赛季季后赛,Phil Jackson 便频频发话。「为了投三分而比赛是错误的。突破才是进攻的第一要义。不能所有的进攻都是以三分投篮终结,WNBA正在用表现告诉我们,绝对不要轻视两分球的价值。」Jackson 说。Jeff Van Gundy也说:「我们投了太多三分球,已经乱套了。人们现在用数字来分析比赛,让比赛变成只有一种模式。」……为什幺老派教练都如此反感三分球呢?大家都以为老派教练讨厌三分球,其实他们厌恶的是后辈教练夺走话2、NBA直到1979年才引入三分球。相比之下,表演性更强的ABA早在1967年就有三分球。当,前NBA巨星George Mikan成为ABA联盟主席。在一本定义ABA的书中,Mikan写道:「我们管这叫‘主场流’,因为三分球确实如此,它让球迷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三分球引入比赛,让大比分落后的一方有了起死回生的机会。另外正如Mikan所说的,球迷会从座位上跳起来。这极大地改变了比赛的势。正因如此,三分球通过对远投的额外奖赏,适当地打破了比赛的平衡,从而让比赛更有张力和戏剧性。对于观赏性而言,这几乎百利而无一害。这也许是80年代日趋商业化的NBA下定决心引入三分球的重要原因。在开始的十几年里,三分球只是比赛的一种补充。Pat Riley说:「在那个时代,如果你时刻都想投三分,肯定是你落后两分,或者落后三分,三分球可以帮你赢得比赛或者能让你起死回生,这时你才会投几个三分球。」

1994-95赛季,NBA场均投三分球达到了15.4次,这是首次单赛季突破10次。此后,三分球出手次数不断上升。但此时,三分球充当的只是战场上弓箭手的角色,巨人和王牌侧翼才是场上的主角。事实上,OK时代的湖人场均投三分球次数其实不算少。在很多场次,Horry、Fox的三分球甚至改变了比赛的走势。同样的,姚麦时期的火箭队,三分手也是战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正因如此,Van Gundy、禅师们讨厌的不是三分球本身。只要场上依旧是巨人和摇摆人主宰进攻,他们并不反对让三分球增加进攻的变化。真正让老派教练不爽的,是三分球越俎代庖,成了场上战术的核心。2004-05赛季,D’Antoni率领的太阳横空出世。那一个赛季,太阳场均投出24.7次三分球。并且,他们场上除了Stoudemire,四个主力全部会投三分球。对于那个时代的NBA而言,这无异于离经叛道。因为,这挑战了巨人统治 球场的传统。太阳抢到篮板后并不稳扎稳打等巨人落好位,而是抢在对手布好防线前就让射手抢三分线外的位置,或直接投三分或为队友拉开快攻上篮的空间。

此后,NBA场均出手三分次数不断上升。到了本赛季,NBA场均出手次数已经达到24.1次,是历史的最高值。于此同步发生的,是中投比重降到了历史最低值。恍然之间,联盟的教头构成已经洗了一手牌。Larry Brown、Van Gundy、禅师、Sloan们已经赋闲许久。Kerr、Stotts、Rivers、Stephenson等年轻教练成了联盟的中坚力量。无一例外,他们除了善于跟球员处理好关係以外,还热烈地拥抱三分球。本赛季,NBA只有4支球队中投得分佔比超过20%(尼克、马刺、公牛、灰狼)。这是有史以来的最低值。在上赛季,联盟有6支球队中投得分佔比超过20%。在2012-13赛季,这个数字是14支。在1999-2000赛季,联盟只有一支球队中投得分佔比未超过20%。所以,你可以理解禅师、Van Gundy和Popovich的痛心疾首。相比于他们的时代,现在的篮球已面目全非。这让他们的话语权日渐式微。当年他们横扫江湖的那一套,慢慢变成了只有收藏和鉴赏价值的老古董。

「人们不再那幺频繁的空切,不再那幺频繁的移动球,我们每次都试图把球交给空位的投手,每次都毫无二致。这实在很烦啊。」Popovich说。曾经有一个影片解析过:理论上,三角进攻在5秒钟内可以产生多达340种投篮机会。但扪心自问,你真的许要那幺多投篮机会吗?如果一个突分,或者快速冲到前场就能产生一个空位三分,为什幺还需要那幺多複杂的跑位,去产生那幺多根本用不着的所谓投篮机会呢?

大家都以为老派教练讨厌三分球,其实他们厌恶的是后辈教练夺走话3、但是,一度无可奈何地拥抱三分球的Popovich,本赛季又突然复古。他们场均出手三分球18.5次,排名联盟倒数第六。这并不是Popovich下定决心要跟三分球鱼死网破,而是因为,他需要针对双塔——Duncan和Aldridge,以及在中近距离开发出全套单打技能的Leonard设计战术。更重要的是,复古的马刺取得了67胜的队史最佳战绩。这毕竟说明了,三分球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那些能大量投三分球的球队,首先要有足够多的优秀三分球手,其次这要有行之有效的战术。战术的起点永远是根据球员的特点来确定。勇士本赛季场均出手三分球31.6次,命中率达到41.6%,比第二名整整多出4个百分点。这是他们可以把三分球当做核心武器的重要原因。相比之下,有太多的球队让不该投三分球的人——Cousins、Humphries、Horford——去投三分。

事实上,这更多是简单的算术题。你哪一块区域得分效率最高,就可以将之作为战术的重点区域。从D’Antoni时代的太阳风靡联盟开始,东施效颦者甚多,但成功者寥寥。这里面除了战术原因以外,跟技术本身的关係也很大。

但问题是,技术本身是不断进步的。1986-87赛季,NBA平均三分命中率才第一次过30%,并且,当时全联盟场均不过投出4.7个三分球。但本赛季,NBA场均出手三分次数24.1次,命中率35.4%。比起十年前,当前NBA场均出手三分次数多了8次,命中率却维持稳定。另外,当前我们有了Curry这样,一个赛季能以45%的命中率投入400个三分的核武器,更可怕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单赛季能投进276个三分的搭档。而在20年前,Reggie Miller作为当时的史上第一三分手,职业生涯场均不过投进1.8个三分。因为三分球的比重不断上升,球场上的战术格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三分球存在的合理性经历了多次大讨论。也曾有人提出,是否可以将三分球改为2.5分球。

但2.5分球的提出,本身证明了技术的动态性。在几十年前,给远投加一分的奖励是合理的。现在,这一分让比赛已有点不平衡。再过十年,你不知道各支球队场均会投出多少三分球。

这就是Popovich说的死循环。「为什幺我们没有五分球?七分球?」这当然不可以有。如果真的有七分球,远投28%的命中率就相当于100%的两分球命中率。如此,Howard、DAJ都会苦练三分。比赛大多数时候都会变成排球比赛:攻方五个人跑到七分线外等着接球,守方五人跑到三分线外拦网。

这听起来危言耸听,但如果三分球命中率再提升下去,比如,40%的命中率成为一种平均水準,比赛里真的不会频频出现这种场景?现在,比赛不是已经充斥着四人跑到三分线外等球的画面了吗?30年前,你也想不到有一天NBA会每场投出二十多记三分球。正是因为三分球蕴藏着巨大的威力,才有越来越多的教练去钻研它,越来越多的球员将精力投到它身上。作为80年代最伟大的三分球手,Larry Bird承认自己很少练三分球。「很有趣,我甚至从来不练习三分球,我或许只投那幺一两次。我唯一一次连续投三分是在1988年的全明星三分球大赛前,但每次训练也投不了100个球。」Bird说。我们甚至可以说,Garnett和Duncan不投三分球,是因为他们没练过,而不是因为他们掌握不了。现在,我们出现了Curry这样,理论上每场可以投15个甚至更多三分球的球员;出现了Karl-Anthony Towns这样,进联盟不到两年就会有稳定三分技能的中锋。

匈牙利小说家Arthur Koestler说,某种意义上,所有的发明家都是梦游者。而发明物有它自己的思想,不由发明者及使用者意志控制。奈史密斯在100多年前发明了篮球,只是为了让女孩子们在下雨天时能在室内活动。他怎幺会知道,两个世纪后的今天,篮球变成这样一项2公尺彪形大汉角斗的游戏。古登堡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他肯定不会料到,由于他发明的铅活字版机械印刷机,圣经有了法文版、德文版、英文版……圣经进入了千家万户的餐桌,解读权也不再为天主教堂垄断。人类发明了弗兰肯斯坦的巨人,最后被它逼到墙角,这是文明演进过程时不时上演的尴尬。

1979年第一个决定引进三分球的人,一定也想不到,30多年后,三分球正在反噬这项运动的某些部分。我们并不知道,三分球将会把篮球带往何方。我们也不知道,关于三分球的规则是否会被修改。但毫无异议的是,当前的比赛,已经被三分球彻底改变。大家都以为老派教练讨厌三分球,其实他们厌恶的是后辈教练夺走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