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如果以现在批踢踢的分类,我们大概会看到这种内容⋯⋯

337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10

《聊斋》如果以现在批踢踢的分类,我们大概会看到这种内容⋯⋯

文/敏镐的黑特事务所

许多人对考场士子有些误会,以为考试是一件很风雅的事。

事实上,考场的生活跟地狱差不多。

首先,不像现在是每年一试,古代是三年一试。

而且要取得当官资格,还要先考过秀才、举人、贡士,最后才能取得最终门票:「进士」。(人生是有几个三年?) 再来,考场环境可说相当恶劣,而且考试时间相当长,一场可以考上好几天。

为了要避免考生舞弊,政府提供考生每人一间简陋的单人房,但不供餐,所以考生要自带乾粮,且大小便都要管制。根据史料记载,许多考生受不了考场压力,甚至时有自杀之类的激烈行为发生。

考试内容继承从唐宋而来的传统,以四书五经为主,而明清两代,更是为了让考生能挑战人类极限,使用了被人诟病几百年的文体—「八股文」。 「八股文」有多恐怖?

顾炎武:「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废八股文,救救孩子!) 黄宗羲:「科举之弊,未有甚于今日矣。」(八股文误国!) 袁了凡:「务记臭烂时文,以为捷径者入。」(写智障论文很可悲。)

听见了吗?考生的心声我们都听见了。

但考官们都听不见。 如果没办法体会,那就想像一下: 你要写一篇作文,作文内容从固定几本书(而且不薄)出题,还要用书中的句子来当作文题材(基本上全背)。接着,你要用固定格式杀出一条生路,该对仗就对仗,该排比就排比,该押韵就押韵。再来,每篇文章要由八大段构成,每段都有固定格式、句数。最后,教科书很多,但如果不写朱熹朱老师见解一概零分。 地狱,而且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但还是有可以轻鬆的消息,虽然「百无一用是书生」让考生相当尴尬,但基于「士农工商」的根本概念,所以古代考生还是能风雅地读书,一如你我想像。 但要是一直没考上,就不是尴尬,而是非常尴尬。

蒲松龄,一个比谁都尴尬的人。 蒲家祖先曾中过几个秀才,还有一个进士,在地方小有名气。 但时运不济,蒲家后代没有功名,父亲蒲槃更因家道中落提早失学,于是考取功名的梦想便落在「神童」蒲松龄身上。

而小蒲松龄自己也相当争气,考秀才一考就是第一名。

天才!真是天才!

当时的蒲松龄名噪一时,在考生中成为一种传说(名藉藉诸生间)。

秀才、举人、贡生、进士。 在蒲松龄心中,一条光明大道已在眼前展开。

但传说总是短暂的。

在来年乡试中,他很快发现,自己落榜了。

举人落榜倒也不是什幺可怕的事,毕竟三年后好汉一条,再考上不就行了。

然而现实总是比幻想残酷。

「蒲先生有你的信喔。」

「什幺?是中举的吗?」

「呃不是,恭喜你落榜了。」

没错,第一次是失误,第二次是疏忽,而次数多时就是真理。

人生是这样,落榜也是这样。

孙中山十一次革命没有全勤参加,但蒲松龄每次考试都是用汗水泪水写卷。

看着省城中的点点灯火,蒲松龄一言不发地站在大街上。

「我的人生要怎幺办啊?」

「没有人在第一关就卡关的啦!」

国考鲁蛇蒲松龄在悲愤之下,便回到家乡开始準备革命。

「敏镐,蒲松龄要反清复明喔?」

「没啦,就是回老家继续读书重考。」

但蒲松龄在重考生活中开始一了个小小计画。

一棵树、一个茶摊、一杯茶,一群悲愤的乡民。

《聊斋志异》(简称《聊斋》),基本上就是古代批踢踢,一个纸本版最大论坛。

一本以乡民意志集合在一起的励志好书,而这本书的内容可以说是相当庞杂。

如果以现在批踢踢的分类,我们大概会看到这种内容:

有没有主考官眼光跟智障一样的八卦?(〈司文郎〉)

路上有恐怖道士把我的梨子骗走了!(〈种梨〉)

爆卦!正妹被人蛇集团囚禁在破庙里卖淫!(〈聂小倩〉)

超干!第一次遇到道士开班授课诈财(〈劳山道士〉)

有没有政府随便徵收蟋蟀的八卦?(〈促织〉)

爱乱笑的正妹,恰巧是我表妹(〈婴宁〉)

我亲戚阿公是城隍(〈考城隍〉)

某县有黑心集团诈骗老人买药!(〈口技〉)

神乎奇技,从丑得像鬼到正妹一枚(〈画皮〉)

为什幺大家地震时会打卡但忘记穿衣服?(〈地震〉)

依照以上的分类,可以看出传说千奇百怪,有些动辄几千字,有些却是寥寥几行,看起来像是不知道哪来的乡民随口说的垃圾话。

例如像:

乡民看见眼睛发光的尼斯湖水怪。(〈夜明〉)

衢州三大都市传说。(〈衢州三怪〉)

儿子把老爸阉掉的社会事件。(〈单父宰〉)

山中不明生物追蹤实录。(〈黑兽〉)

荷兰人变魔术抢走土地。(〈外国人〉)

我的医生竟然是勾魂使者?!(〈岳神〉)

而传说《聊斋》的起源是因为蒲松龄重考太闲,所以在乡间一棵树下摆了个茶摊,让乡民能偶尔来树下聊天说些八卦轶闻、交流时事看法,一来可以抒发郁闷,再来也可填满自己重考的空白日子。 毕竟,考试时分秒必争,但考前考后的无聊,大概有一世纪那幺长。

不管学测还是各种考试,一定会出现一种人,那就是考完直接在旁边讨论答案的人。

这种人很可恨,但之后很有可能会蜕变成更可恨的第二种人。

那就是说自己都没有读书但考很好那种人。

蒲松龄身边便有这种人。

「蒲兄,落榜没什幺。」

「谢谢安慰,那你呢?」

「喔,我中三甲进士。」

「⋯⋯」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每个糟糕的年代,都有一群靠北时代的人。

像落榜的重考生会聚在一起悲叹今年考题太难、均标太高,蒲松龄也跟多数落榜士子一样,在清冷的夜里开始诅咒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