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中的地狱审判: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会被鬼抓走

671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10

时光飞逝,又到了众所期待(?)的农曆七月说书单元,说书人今天说一则《聊斋誌异》中「席方平」的故事。人死后会去哪里呢?真的有上帝、阎罗王或判官吗?其实,这个古代的故事,和现今的电影《与神同行》颇有相似之处,主题正是死后的「最终审判」。

席方平是个耿直孝顺的好青年,他的父亲之前曾得罪地方上羊姓的大富豪,富豪死后,席方平的父亲也病倒了。临终前,父亲神智不清地说道:「啊!那个姓羊的买通阴间差役来打我了!」说完这句话,席方平父亲腿上突然浮现伤痕、全身红肿,惨叫而死。

席方平悲痛不已,对家人说道:「父亲忠厚老实,现在却被恶鬼欺负,我要到阴间去为父亲分辩申冤。」此后,席方平不再言语,看起来总是在发呆,变得像白痴一般,原来他的灵魂已经脱离身体了。

话说席方平来到阴间,一面问路、一面寻到了县城去探监,父亲流着泪向他诉苦:「那姓羊的买通了监狱大小官吏,没日没夜地打我,我两条腿都给打烂了。」席方平看到父亲如此遭遇,又气又恨,对狱卒骂道:「纵使我父亲有罪,也应该依法审判,怎能任你们这些小鬼摆布!」

席方平挥笔写好了状子,向县城隍申冤,羊姓富豪得知消息,连忙送上更多银子,赶在开庭之前打通各个关节;反观席方平孤立无援,既没有银子,也没有月值使者李德春来帮他,就这样迎来了开庭。

「打开业镜。」城隍语声落下,一面清澄的大镜子映出羊老闆生前欺负地方百姓的画面。「关上、关上!谁叫你们打开了!」席方平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城隍,然后瞪向羊老闆。「以下宣读判决,原告席方平所言皆为诬告,羊老闆无罪!」

城隍一句话也没有问,便做出判决,席方平大声喊冤,却被差役打了出去,他眼中含着泪,最后看到的画面,是羊大老闆脸上轻蔑的表情。

然而,这还不是地狱──这只是地狱的开端。

席方平满肚子怨气,离开县城,连夜赶了一百多里路,来到郡府城继续上诉,控诉羊老闆和县城隍的恶行。

「羊老闆无罪!」郡司闭上眼睛,一秒宣判。「席方平,你诬告良民、诬陷城隍,来人啊!拖下去狠狠给我打!打完发落给城隍再审!」席方平浑身是伤,又被遣回县里,受尽了种种酷刑,狱吏料想他不敢再次上诉,将他送回家;但席方平仍不死心,强忍着痛楚长途跋涉,度过重重关卡,来到阎王府。

《聊斋》中的地狱审判: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会被鬼抓走
绢本着色十王像《五七阎罗大王图》,陆忠渊笔

「无论如何,阎王总会主持公道吧……」席方平这样想,将城隍、郡司贪赃枉法等事上报,阎王看到了状子,找来郡司和城隍对质,郡司支吾其词,心底也有些害怕,决定向席方平求和,以重金诱惑他,想叫他撤回告诉,但席方平不为所动。

路人与路鬼见此情景,都劝说道:「别固执了,当官都的向你说情了,就答应了吧,听说他们在阎王那边也送了礼物,这样下去就糟糕了。」席方平相信阎王会秉公处理,并没有撤回状子,没有多久,案件开始审理,席方平被拉上公堂,只见阎王满脸怒容,彷彿他犯了什幺重罪。

「罪人席方平带到!」一旁的小鬼叫道。「好家伙,来人啊!先打二十大板!」阎王立刻下令。
「我无罪!」席方平大叫道。「你们说啊!我犯了什幺罪?」阎王只当作没听见,鞭笞依旧,席方平怒极反笑,他决意反抗到底。「是了!我有罪,我没钱啊!当真该打!谁叫我没有钱呢?哈哈哈!」

阎王一听也动了气,命令鬼役用刑,生起火,将铁床烧得通红,脱去席方平的衣物,将他压在火床上反覆折腾,席方平皮肉筋骨都烧焦了,剧痛无比却又无法死去,这酷刑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

回到公堂,阎王问道:「你还敢再告吗?」席方平正气凛然答道:「这我一定吉!大冤未伸,非告不可!」阎王又令人拉他下去,行支解之刑,用刑前,阎王对席方平问道:「席方平,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头,我再问一次,你是告还是不告?」「非告不可!」

阎王大怒,命令鬼役下手,将席方平拦腰锯成了两半,然后把他的身体合在一起,席方平只觉得生不如死,又被带到了公堂之前。「席方平!回答我,告还是不告?」阎王还是那句话。「不、不告了。」

阎王闻言点了点头,放他回去。席方平心中暗想,这阴间的官比阳间的官更黑暗、更阴险,再告也没有用,只能另寻生路,听闻玉皇大帝的亲戚灌口二郎神为人正直又聪明,便想找二郎神告状,他没有回家,一路往南奔去。

「席方平!别跑!」两个小鬼捉住了席方平,原来阎王怕他惹事,派出鬼差跟蹤他,席方平再次被带到了阎王面前,他万念俱灰,不知道这次又会受到什幺恶毒刑罚。

「席方平,算我服了你,你实在是个孝子。」没想到,阎王竟然没有生气,他平静地在生死簿上写了几笔。「我已经让你的父亲转生在富贵人家,你不用到处喊冤叫屈了,等等你回到阳间,再赐给你千金家产、百岁寿命,你来看看生死簿,这样可以安心回去了吧?」

席方平见阎王下笔用印,父亲终于不必在地狱受苦,于是拜谢阎王。阎王令那两个小鬼送席方平回家,从此以后,他就过着平安快乐……不,还没有。

想不到吧……这部电影还没结束呢。

路途中,那两个小鬼一边推着席方平赶路,一边骂道:「你这刁钻的家伙!一次又一次找麻烦,老子也得跟着你来回奔波,真他妈累死我了!给我走快点!」席方平站住了脚,挺直身子,大声说道:「你这鬼东西!我可以受刀砍火烧,就是受不了别人无中生有的辱骂!那咱们回去看看阎王怎幺说好了,如果他叫我自己回去,你们就不需要送我了,这样可好?」

两个小鬼害怕回去被阎王怪罪,不敢再骂,也不敢催促,只能好声好气地带着席方平向前走,途中正好经过一户人家,两个小鬼便说在此稍作休息。席方平不疑有他,坐下来乘凉歇息,突然,两个小鬼奋力一推,将他推进了这户人家,席方平惊魂未定,待他深呼吸一口气,定睛一看,他竟然已转生为婴儿了。

《聊斋》中的地狱审判: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会被鬼抓走
都江堰二王庙内的二郎神像

席方平悲愤大哭,三天不喝一滴奶水,于是身亡。死后,席方平朝南直奔,一心想找灌口二郎神申冤,正巧撞上了一列仪仗车队,中间坐着一个仪表魁伟、神采焕发的青年,席方平心想这一定是天界的大官,连忙上前喊冤。

原来这个青年正是玉皇大帝的儿子九王殿下,九王听了他的遭遇,找来二郎神一起处理这起案子;席方平一路跟着九王和二郎神,走进一所官署,只见父亲和羊姓财主都在其中,不多久,又来了一辆囚车,里头走出几个犯人,赫然便是城隍、郡司和阎王。

全案关係人到齐,当场对质,揭露了财主与贪官的丑恶面目,二郎神提起笔来,写下了真正的「最终判决」:

判决完毕,二郎神又对席方平的父亲说道:「因为你本性忠厚,而你的儿子又有孝心、有义气,所以赐给你三十六年的阳寿。」席方平与父亲接下了判决书,两人一边读着判决,不知是真是幻,一路走回家中。家中,痴呆已久的席方平恢复意识,连忙叫家人挖开父亲的坟墓,只觉父亲身体冰凉,一两天后逐渐回温,然后甦醒过来;席方平与父亲想找那份判决书,却已经找不到了。

说也奇怪,席家一天天富裕了起来,良田遍野,羊家则是经商失败、日渐衰弱,楼阁房产都转到了席家家中,而席方平的父亲一直活到了九十多岁才去世。一切都和二郎神说的一模一样。

故事到此结束,各位看官不妨想想,这个故事想要告诉我们什幺呢?

说书人以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鬼故事,可怕之处,至少有两点。

第一,以虚构之事讽刺官场的丑陋样貌。判决中那句「金光盖地,因使阎摩殿上尽是阴霾;铜臭熏天,遂教枉死城中全无日月」这两联写得传神至极,可怕的是,从古至今,无论阴间或阳间,贪官污吏与无辜的冤案从来没有少过。

第二,没钱就是该死。多幺现实、多幺可怕的名言啊!席方平那句「受笞允当,谁教我无钱也!」可说是来自地狱的怒吼,恐怕也说中了许多人的心声,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会被鬼抓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