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解散中委选中委州‧挑战派29日前开特大

212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7-04
寻求解散中委选中委州‧挑战派29日前开特大(雪兰莪.加影讯)董总“挑战派”为了平息董总纷争而召开的圆桌会议,因“当权派”主席叶新田等人缺席而告吹,“挑战派”直斥叶氏毫无诚意解决董总风波,并宣布在9州董联会的要求下,董总将于7月29日之前召开特别会员代表大会,寻求解散第廿九届董总中央委员会,以及选举第卅届董总中央委员州。发出联署声明的州董联会包括即柔佛、吉打、马六甲、吉兰丹、玻璃市、霹雳、槟威、彭亨及砂拉越董联会,不在联署之内的州董联会为雪隆、沙巴、森美兰以及坚持保持中立的登嘉楼。指叶漠视法官劝谕董总“挑战派”主席陈大锦週六在记者会上指出,当天召开的交流会是出自于雪州社团注册局总监诺阿芬迪劝请他们设法透过内部商讨和解决,高庭法令亦于7月1日劝谕涉及纷争双方坐下,以内部商讨的方式解决问题,他们也考虑到华社上下殷切期许董总风波能早日落幕。“因此我们一致同意在华教大业、董总大局为重的前提下,不计前嫌地以秘书长傅振荃的名义,邀请以叶新田为首的不同意见中央委员各派代表,遵照雪州社团注册局总监及法官的劝告与劝谕,进行内部协商,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当前董总领导的纷争。”他强调,当天的交流会是本着解决问题及向前看的立场,同时带着诚意和早日解决董总纷争的心情,在一切遵循董总章程前提下,以平和、理性和坦诚的对话方式,寻求解决当前董总领导层旷日持久的内部纷争,让董总回复正轨,致力维护与发展华文母语教育工作。“我们全体中央常务委员实在没有预料,也出乎预料,以叶新田为首的一批中央委员,竟然选择漠视雪州社团注册局总监及法官的劝告与劝谕、华社的期盼,以及我们的诚意与用心,藉词逃避出席週六的交流会,让董总的纷争不能早日妥善的解决。”他说,无论是北部吉打或南部柔佛的中委皆有出席,表示郑重看待当天的圆桌会议,而缺席的叶新田仍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其他出席者有董总“挑战派”副主席许海明、杨应俊、副秘书长庄其川、财政林国才、副财政庄俊隆、常务委员会李添霖与黄剑锋及中央委员锺伟贤。(TCK)9州董联会要求开特大傅振荃指出,他们于週六早上接获9州董联会的联署来函,要求他与陈大锦尽快召开董总特别会员代表大会。“我们在当天的会议中已经接纳这项要求,并会在社团注册局给予的30天期限,即7月29日之前召开特大,法庭给予的期限也落在7月27日。”庄俊隆随后补充,若以法庭要求董总在7月27日之前庭外和解的时间点而言,加上董总特大须在21天前发函通知会员,等同于他们须在本月6日前发出通知。吁叶勿最后一分钟通知“董总会议一直因有人缺席而无法召开,继而影响董总运作,所以唯有解散这届中委会,重选新一批领导人,才能使董总恢复运作。”询及叶新田或再次申请庭令阻止挑战派召开特大一事,傅振荃坦然道,这是叶新田的权力,他们没有办法阻止。另外,问及若叶新田在本月6日之前邀请董总挑战派出席圆桌会议,他回应,若时间允许,他们将会考虑,但叶氏切勿最后一分钟才发出通知,不过他们坚持董总风波必须通过特大解决。“现在已经不是我和叶新田或陈大锦之间的问题,因此董总风波必须交由会员决定。”指叶伪造盖章信件编号傅振荃揭露,叶新田这段时间发出的信件不仅使用自己打印的董总信笺,信件的参照编号及盖章与董总真正的不一样。“叶新田很久没来董总,为何还有一样的董总信笺?不过董总信笺没注册,所以谁都可以打印,参照编号也不是董总的,是他个人的。”他续指,叶新田的董总盖章和董总真正的盖章尺寸不同,叶新田使用的是伪造的董总盖章,而非董总行政部处理的盖章。傅斥叶邹没诚意解决问题傅振荃严厉谴责叶邹两人无诚意解决董总风波,他们的目标是要此风波继续延烧,直至社团注册局採取行动冻结董总。他指出,叶新田针对当天圆桌会议的回函称与其他中委将在东马出席董总汇报会,无法及时返回出席当天的会议。他续称,叶新田在信中还称当天的会谈是法律课题,故必须请示律师后才能定夺,同时希望他们提呈会议议程,以供参考并作决定。“这显示叶新田没有诚意解决问题,董总风波延烧了一年多,他是不是应该先处理董总风波?为何要去东马?究竟筹募他们的法律基金比较重要?还是董总风波?”他指出,据他们从航空公司的了解,週二晚上10时20分,以及週六早上5时35分(马航)及7时(亚航)皆有从东马返回吉隆坡的班机,叶邹本来能在週五晚完成砂拉越的汇报会后及时出席会议。“叶邹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他们正努力盗用董总名义筹募法律基金,以继续挑战我们。”问及叶新田称董总挑战派要求出席圆桌会议的来函过于仓促,并指他们并无诚意的说辞,陈大锦认为,如今拿捏解决问题的时间点非常重要,叶氏需懂得分轻重,究竟法律基金还是董总风波比较重要?傅振荃揶揄,即使他们给予30天的通知,叶氏依然会称太仓促,因为后者没有诚意解决,因此製造许多舆论和谎言。另外,傅振荃驳斥社团注册局承认叶新田为董总主席的说辞,并指信函中并未注明他们3人在董总的职衔。社团注册局劝谕董总两派人马在一个月内平息董总纷争的信件,分别发给叶新田、傅振荃与林国才,傅振荃解释,该局将信函发给叶新田是因为叶氏是投诉人,遂指示后者在30天内解决问题,而他与林国才则是被投诉人,信函中并未注明他们在董总的职衔。他对叶新田避开董总风波不谈表示遗憾,因为高庭法官曾于7月1日要求董总双方进行庭外和解,当时身在庭内的叶新田及双方律师皆表示同意,所以案件延后至7月27日再次聆听双方的陈词,因此叶新田不能称自己不知情。陈斥叶3拒特大违民主陈大锦指出,自董总领导层出现纷争以来,叶新田至今已是第三次拒绝9州董联会及董教联合会依据董总章程的规定,要求召开特别会员代表大会及常年会员代表大会,以议会民主、集体决策、集体负责的方式解决纷争。“我们严厉谴责以叶邹为首的中央委员团伙,为了保住权位,任意曲解董总章程或不遵循董总章程的规定行事,以及不断操弄各项伪议题分化、误导华社。”他直言,叶新田为了保住个人的权位和私利,不顾一切后果,试图採取玉石俱焚的方式,先是单方面向银行即时冻结董总的8个来往户头,再向社团注册局投诉,试图让社团注册局介入调查,使董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试问,叶邹为首的中央委员团伙,还有什幺理由、资格与颜面来领导全国华教的重要领头羊──董总?”他数落叶邹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不惜首开董总历史的恶例,将董总18名中央委员告上法庭,之后一次又一次的申请庭令阻止大多数的中央常务委员、中央委员及会员(州董联会)的各项会议。他续指,叶邹接着开除行政部首席执行员孔婉莹及冻结两名局主任林纪松和锺伟前,之后又将董总个别中央委员及行政职员带入警察局。陈大锦:判词阐明 “常委会不享任期保障”陈大锦指出,高庭法官瓦尔兹在3月20日的第七段判词阐明,他同意法律的主张,并认为董总中央常务委员会不享有完整4年任期的任期保障。他续指,董总章程第5A.9条规定中央常务委员的服务期限,且此基本条规意即委员会将在任期到期之际结束,即委员会不会在选举机构的正当会议中提早被终止。“这充份及权威地说明,董总章程的第5A.9条款规定董总中央委员、中央常务委员及各小组委员的任期期限只能是4年,而不是保证享有完整4年的任期保障。”他说,叶邹不断通过媒体宣称董总章程严格规定董总中央常务委员、中央委员等的任期为4年,因此自选出的董总主席,不能中途替换,直至任满为止。“但董总纷争尚未发生的前后,叶新田主持的董总中央常务委员会会议与中央委员会会议进行无数次董总中央常务委员及中央委员更替,因此不能更替的问题完全不攻自破。”‧2015.07.0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