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寂静》:永远在寻找最新奢侈品的人,永远得不到最奢侈的寂

575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10

如同过去,奢侈代表地位,也关乎快乐,而且是现代人很少能享受到的快乐。法国大革命期间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要是能要回自己的头,看到你手上的智慧型手机,也会嫉妒得两眼发直,直到发现手机几乎人手一支为止。

奢侈的东西就是非必要的东西,而且非常稀少,至少要有足够的人相信它很稀少。

当精品店愈来愈多,奢侈品变得人人可得、满街都是之后,就会显得平凡无奇。如果人人都有一个LV包包,它就没那幺独特希罕了。你可以去买新包包,但无论你买的包包有多名贵,一定会被其他买了更名贵包包的人给比下去。

有些世界超级富豪过着简单朴素的物质生活,也有一些选择享尽奢华。根据我的经验,享尽奢华的富人了解一件其他人不了解的事,那就是:奢华享受只能得到短暂的快乐。

我相信寂静是新的奢侈品。寂静比其他奢侈品更珍贵独特,也更历久不衰。暑假期间,我有个女儿针对此事发表了她的独到见解,让我十分惊喜。她说,永远在寻找最新奢侈品的人,永远得不到一样必需品,那就是寂静。

难就难在,这幺简单直接的东西不一定能纳入奢侈品的範畴。此外,寂静也是一种被低估的奢侈品。追求奢侈品,主要就是藉由持续累积一样东西来获得那样东西,永远不嫌多。刺激消费者脑中的多巴胺,就表示他们会一直渴望更多。然而,寂静的重点却在移除,在于减法。

除此之外,寂静这种体验可以不花一毛钱,也不需要跟着季节变换新品。

如今,要人投资寂静很难,除了标榜隔绝噪音的酷炫耳机,或是为荒凉美景或休闲饭店拍摄的广告。商人多半还是向钱看,他们想要的只有更多,不会更少。

另一种奢侈是让人找不到你。不把日常扰攘放在眼里是一种特权。让其他人在你不在时,做好该做的事。不回简讯,不接电话。同事、工作和家人的期待,如果不那幺重要就转手他人,或乾脆忽略。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就算有人想找你找不到,你也无所谓。

噪音也跟阶级差异有关。背景音(secondary sounds)就是他人製造、却对自己造成干扰的噪音,这种噪音造成了社会阶级的巨大落差。下层阶级的人在工作场所被迫忍受的噪音,往往比上层阶级的人更多;住家的隔音效果也比较差。相反地,有钱人住在噪音较少、空气较好的地方,开的车子声音较小,家里的洗衣机和烘衣机也是。他们有更多空闲时间,吃的食物也更乾净健康。寂静成了某一种分野,让少部分人比大多数人有机会享有更长寿、更健康、更富足的生活。

很少人可以完全躲避噪音。我们都学会了与噪音共存,也认为别无选择,但噪音始终都是降低生活品质的一种干扰。不只对人,对动物也是。我喜欢醒来就听到鸟鸣声,甚至有科学家研究鸟类对都会区日渐严重的噪音有何反应,结果发现鸟鸣声出现了改变。较低的音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可以跟人类噪音较劲的高音调。鸟鸣声因人而改变,导致公鸟愈来愈难吸引到母鸟,因此下的蛋也愈来愈少。

这个改变的速度很快,研究人员仍不确定这算不算是一种「演进」。背后的原因让人心碎:「音景」对栖息在都会区的鸟类造成的干扰,比对人类更大。人类跟鸟虽然不同,但我在两者身上都发现同样的躁动不安。寂静对所有生物来说,都是一样奢侈品。

相关书摘 ▶《聆听寂静》:人类的所有问题,都源自人对寂静的抗拒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聆听寂静:什幺是寂静/何处可寻/寂静为何如此重要》,大块文化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厄凌・卡格(Erling Kagge)
译者:谢佩妏

人类史上第一位征服三极的探险家,
为什幺还要探向内心的另一个极地?
——关于「寂静」的33个提问

「隔绝世界并不是对周遭环境不管不顾,反而是更清楚地看见世界,坚持到最后,并且试着爱上自己的生活。」

在噪音时代里,把世界关在外面,向内觅得真正的慰藉

面对磨光我们的耐心、干扰宁静生活的种种噪音、干扰、简讯和通知,唯有一个解方:寂静。何谓寂静?寂静何处可寻?寂静如何打造?作者以这三个问题为起点,展开一场探险之旅,以自身经验为经纬(他曾经独自徒步远征南极,连无线电设备也没带,彻底与世隔绝50天),同时纳入诸多诗人、哲学家、艺术家、探险家,甚至创业家的独到观察。

在这本简洁扼要、处处惊喜的沉思录中,作者探讨了外在的寂静、内在的寂静,以及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打造的寂静。作者指出,寂静也可能藏身在意想不到之处——舞池上、莲蓬头下、音符之间的停顿、长了青苔的石头。迎向寂静,就打开了一扇通往惊奇和感激的门。打开这本书,就能感受到牵引着你的神祕力量。

《聆听寂静》:永远在寻找最新奢侈品的人,永远得不到最奢侈的寂
上一篇:
下一篇: